非会员注册 网站地图
首页 > 业内新闻 > 结直肠癌和淋巴瘤不可忽视的一个风险因素——牙周病

结直肠癌和淋巴瘤不可忽视的一个风险因素——牙周病

作者:张晓娟 来源:医脉通 发布时间:2017-03-20 15:42:00 今日访问/总访问:1|123

医脉通编译整理,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两项近期研究发现,牙周病可能是结直肠癌(Int J Cancer. 2017;140:646-652)和非霍奇金淋巴瘤(NHL,Int J Cancer. 2017;140:1020-1026)发展的一个风险因素。牙周病是一种牙支持组织的慢性炎症疾病,与一些慢性疾病相关,包括心血管疾病、糖尿病、中风和癌症。研究作者指出之前的研究已经发现牙周病与某些癌症(口腔癌、肺癌、胰腺癌、乳腺癌和上消化道肿瘤)的关系。然而,结直肠癌和NHL被研究的很少。当前的分析对牙周病和这两种恶性肿瘤之间的潜在联系进行研究,均以2项大型人群队列为基础。


护士健康研究(Nurses’ Health Study)


护士健康研究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前瞻性队列研究,纳入来自11个不同州的121700例女性护士。自该研究启动以来,参与者已经完成每两年一次的病史和生活方式问卷调查,随访率达90%。关于牙周病(定义为牙周骨损失病史)信息首次是在1998年评估,然后在2000年再次评估。每次分析收集有关各种结直肠癌风险因素、筛查病史和结直肠癌进展的信息。此外,1992年,调查还询问了参与者关于天然牙齿数量的信息(无、1-10、11-16、17-24和25-32颗天然牙齿)。


在这项关于结直肠癌风险的研究中,Cox比例风险模型用来计算调整吸烟和其他已知结直肠癌风险因素后的多变量风险比(HRs)。牙齿数量和牙周骨损失病史被分别评估。与25-32颗自然牙女性相比较,少于17颗自然牙的女性被发现结直肠癌风险增加,HR为1.2(95%置信区间[95% CI],1.04-1.39)。显著相关性在近端结肠癌(HR,1.23)和直肠癌(HR,1.48)也观察到,但不包括远端结肠癌。


当对牙周骨损失数据进行分析时,作者们发现结直肠癌总体风险或者任何部位癌症没有显著相关性。与没有牙周骨损失的女性相比较,在这些中至重度牙周病女性中,结直肠癌风险较高(尽管不具有统计学显著性)。


总之,自然牙齿较少(0-16颗)的女性,以及那些中至重度牙周骨损失的患者,进展为结直肠癌的风险增加。


“口腔健康可能在生物学上增加全身炎症,导致免疫失调,改变肠道微生物群,从而影响结直肠癌变。我们的这项研究支持这种可能性,”研究作者Xuehong Zhang(Brigham女性医院流行病学家,哈佛医学院医学教授)指出。“然而,关于口腔健康和结直肠癌风险的流行病学数据很少。需要下一步研究证实我们的这一观察结果,同时评估这种相关性的潜在机制。”


卫生专业人员随访研究


在一项之前的卫生专业人员随访研究分析中,NHL风险高31%在那些出现牙周病伴有牙周骨损失的参与者中观察到。目前Bertrand等人开展的研究提供了8年随访和按照NHL亚型的分型。


卫生专业人员随访研究是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包括51529例在1986年完成自我管理基线调查问卷的男性。参与者每2年接受有关人口因素、生活方式习惯和病史的问卷调查。在进入研究前丢失相关数据或者之前有癌症病史的患者被排除在当前分析外。在这些分析中,纳入46147例完成数据的男性,875例NHL诊断在1986-2012年之间识别确认。参与者报告他们在基线时的自然牙数量、牙周病伴牙周骨损失评估情况。该项研究也应用Cox比例风险模型计算多变量HRs。


在调整年龄、牙齿损失和其他潜在混杂因素后的多变量分析中,与没有牙周病史的男性相比较,基线时有牙周病史伴骨质损失的男性被发现进展为NHL整体风险升高(所有亚型一起考虑)(HR,1.26;95% CI,1.06-1.49)。在NHL亚型分析中,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小淋巴细胞性淋巴瘤(CLL/SLL)和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风险显著增加(HR,1.35),但是不包括滤泡性淋巴瘤。相似的结果在最新的牙周病状态中也有发现(NHL的HR,1.30;95% CI,1.11-1.51)。


在调整牙周病状态后,牙齿损失与牙周病呈负相关。作者指出,对这个研究结果的一个潜在解释是牙齿损失可能减慢慢性炎症,但是这需要进一步研究。


“与没有牙周病的男性相比较,有牙周病史的男性进展为NHL(CLL/SLL和DLBCL亚型更高)的风险会高达30%,”Kimberly Bertrand(波士顿大学Slone流行病学中心流行病学家)讲道。“这个发现是很重要的,因为NHL的病因很难被理解,大多数NHL患者不了解已知的风险因素。我们的研究为牙周病可能是NHL的一种新风险因素提供了首个证据。”


启示


这些研究增加了牙周病是癌症的一个风险因素的流行病学数据,特别是结直肠癌和NHL。虽然观察性人口研究尤其固有的局限性,但该研究大小和随访时间增强了结果的强度。


虽然这两项研究的作者承认这些不是确定性研究,但是在牙周病状态下考虑全身性慢性炎症和可能的免疫失调,是生物学合理性的体现。


Cesar Migliorati(Tennessee大学诊断学和口腔医学部主席)是医学和牙科专业人员之间合作的倡导者,他一直对牙周病增加癌症风险的根本原因感兴趣。


“新概念副炎症(parainflammation)——一种用基因标记鉴定的低级别过程,在由Aran和同事们开展的研究(Genome Biol. 2016;17:145)中有所描述。在临床前研究中,这种过程在四分之一的人类癌症上被发现,由于牙周病是一种慢性低级别过程,很可能是一种合理的原因。”


为了确定我们观察到的结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同时识别这种因果机制,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抛开这些不确定性,这些研究的即时临床意义是,我们的研究结果突出了保持口腔健康的重要性,包括刷牙和用牙线清洁牙齿,定期看牙医,来预防牙龈疾病和可能的癌症。


Migliorati指出,临床医生和牙科专业人士倾向于以独立的方式治疗和随访他们患者,没有参考其他情况。然而,口腔是整个身体的一部分,和心脏、肺和脑一样,应该纳入癌症治疗中。


医脉通编译自:Evidence Accumulates Indicating Periodontal Disease as a Risk Factor for Colorectal Cancer or Lymphoma,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Early View, Version of Record online: 8 MAR 2017